美利堅觀疫記丨我在美國當獨立候選人

        一場疫情,使得2020年成為史上最多事的一年。它將成為歷史分水嶺。后人回顧歷史,會分出20前和20后,不信等著看。這一年發生的怪事太多。比如,本人參選了一次總統。

        得克薩斯10月13日開始早期選舉,一看選票,除了共和黨、民主黨兩個七十多歲的候選人以外,選票上還有自由黨的喬·喬更生(JoJorgensen),綠黨的霍伊·霍金斯(HowieHawkins)。兩人我從未聽說,也沒看到他們在任何地方做競選廣告。美國的兩黨政治下,作為第三黨或者獨立候選人參選根本沒機會。史上獨立參選影響最大的,是1992年布什、克林頓競選期間的第三方候選人、得克薩斯富翁羅斯·佩羅(RossPerot),他也不過獲得了18.9%的普選選票,但這個結果,就已經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約等于太陽從西邊起山了。

        總之,選第三方是浪費自己的選舉權。為了鼓勵同事們不浪費選票,在下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呼吁大家要是選第三方,還不如用直接填空的方式,去選我。反正我也沒機會,好歹可以讓親朋好友樂呵一下。

        多年來,我的職業和親朋好友解釋起來頗為不易。這也是社會常見問題。過年回家時,學考古的被理解為盜墓,學金融的會被初中同學問到選哪只股最好,學軟件工程的常被七大姑八大姨叫去修電腦。你說我學的課程設計、開發和評估怎么解釋?“課程設計,那學校的課程都是你寫的?”“哦,在我們學校這歸電教室管。”2020年的新冠疫情救了我一命,我寫了本《網課十講》。從此,你再追問,我就說是做網課的。這么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