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馬副市長涉貪兩千萬,向商販要肉菜,老板雇外籍保姆送他家

        接受老板宴請吃喝時,自己喝15年的“茅臺”,老板喝“水井坊”,下屬喝本地產的“三道壩”;

        去私營老板家做客,看到對方家中雇用了外籍保姆,他就讓老板出錢安排雇用外籍保姆到自己家中服務;

        把管理服務對象當作自家的“提款機”,小到幾十元的水果蔬菜,大到近千萬元的別墅,他都直接向管理服務對象索要,被他索要的肉菜商販也不屑地說“一個首府城市的副市長整天找人要肉要菜的,一點形象也沒有。”

        今年54歲的李偉,曾任烏魯木齊縣長,2016年8月被提拔為烏魯木齊市副市長。今年4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第五巡視組開始對烏魯木齊市進行常規巡視。4月17日,李偉在任上落馬,9月23日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10月2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刊文《貪婪的種子結惡果》(以下簡稱《貪》文)剖析烏魯木齊市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市長李偉嚴重違紀違法案,披露李偉貪腐的細節。經審查調查,李偉嚴重違紀違法及涉嫌犯罪金額高達2000余萬元。

        李偉。曾經意氣風發(上圖),如今悔之晚矣(下圖)。

        向錢看:入黨只是為了撈“實惠”

        李偉是新疆烏魯木齊本地人,回族。其公開履歷顯示,李偉1983年12月參加工作,2004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也就是說,直至落馬,李偉的黨齡不足16年。《貪》文披露了李偉入黨的經過。

        李偉通過招干考試,進入銀行系統工作,先后在工行、建行、信托投資公司任職。

        在銀行工作期間,為了拉業務,李偉經常出入一些職能部門給相關負責人送禮、拉關系。當銀行領導鼓勵青年干部向黨組織靠攏、爭取入黨時,李偉的第一反應竟是:“入黨帶不來任何實惠。”他敷衍著寫了入黨申請書,在參加入黨積極分子培訓時,他總是早早退場,只想著到外面喝酒應酬。李偉這樣的表現,自然沒能入黨。

        2003年5月,已經成為宏源證券公司投資信貸部總經理的李偉,借助多年積攢的人脈關系,調任烏魯木齊市國資辦副主任,步入仕途,躋身副縣級。三個月后,他晉升為縣級。

        已是正縣級官員的李偉,出于對權力的渴望,開始主動向黨組織靠攏并積極表現,于2004年11月入黨。

        在國資系統任職10年后,2012年,李偉的仕途進入快車道,當年3月獲任烏魯木齊縣委副書記、代理縣長;次年1月出任烏魯木齊縣長。當縣長3年多,2016年8月,李偉獲提拔出任烏魯木齊市政府副市長,躋身副廳級。

        耍特權:把會展中心當成“自家會客廳”

        隨著職務的晉升,李偉愈發迷戀“當官”的感覺,他對對老板的請托事項照單全收,聲稱“沒有我干不了的事。”

        《貪》文披露,為了展現副市長的“地位”,李偉樂于在特殊場所吃請,作為“中國—亞歐博覽會”的舉辦地——新疆國際會展中心也成了李偉的“自家會客廳”。2018年9月,第六屆“中國—亞歐博覽會”結束后,李偉多次請親朋好友在會展中心聚餐飲酒。

        李偉在接受老板宴請吃喝時,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對應的酒也分三檔——自己喝15年的“茅臺”,老板喝“水井坊”,下屬喝本地產的“三道壩”。他說:“我是副市長,怎么能和他們喝一樣的酒,必須有差別,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臺酒。”

        有一次在私營業主李某家中做客時,李偉看到對方家中雇用了外籍保姆,便專門讓李某安排其雇用的外籍保姆到自己家中服務,費用仍由李某支付。

        今年3月,李偉作為烏魯木齊市疫情防控指揮部副指揮長,在自治區疫情防控二級、三級響應期間,居然組織市政府辦公廳工作人員及私營企業主聚餐飲酒。為何明知疫情防控要求仍然公然違反規定,他說:“我當時就想,我是領導,那些要求都是對下面人提的,跟我沒什么關系。”

        太貪婪:每周都向私營企業主要菜要肉

        李偉的貪婪,可謂“大小通吃”,他把管理服務對象當作自家的“提款機”“搖錢樹”,隨要隨取,從幾十元的水果蔬菜、上百元的水電費及理發費、上千元的手機話費、上萬元的物業費,到幾十萬元的家具家電、近千萬元的別墅,李偉直接向管理服務對象索要。李偉曾說:“我出門從來不帶錢,我還需要花錢嗎?全部都有人買單。”

        《貪》文披露,2018年6月至2019年11月間,李偉每周都向私營企業主賈某要菜要肉,有時還打電話催:“老賈,你不送菜送肉,是想把我們家餓死嗎?”該交水電暖及物業費時,李偉竟質問賈某:“我是副市長,我還要交水電暖和物業費嗎?”他甚至連理發費也要老板購卡支付。

        在與辦案人員談話時,賈某說:“一個首府城市的副市長整天找人要肉要菜的,一點形象也沒有。”

        經審查調查,李偉嚴重違紀違法及涉嫌犯罪金額共計2000余萬元,在黨的十八大后收受的錢款就高達1000余萬元。

        收黑錢:充當惡勢力犯罪團伙“保護傘”

        李偉不僅向私企老板索要無度,還充當惡勢力犯罪團伙“保護傘”。

        2019年底,烏魯木齊市某小額貸款公司原實際控制人方某及其團伙被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為惡勢力犯罪集團,受到了法律制裁。而李偉早在2012年便與方某交往甚密,他先后收受方某30萬美元、10萬港幣和價值25萬元的百達翡麗手表,縱容以方某為首的惡勢力發展壯大。2015年,在明知方某涉嫌黑惡勢力犯罪的情況下,李偉仍試圖幫助方某控制的煤礦恢復生產經營。

        今年4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第五巡視組開始對烏魯木齊市進行常規巡視。4月17日,李偉在任上落馬,9月23日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監委通報稱,經查,李偉喪失共產黨員基本黨性原則和操守底線,丟棄黨的宗旨,背離初心使命,罔顧中央有關政策規定,充當惡勢力犯罪團伙“保護傘”,處心積慮對抗組織審查;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公車私用、利用籌辦喪事借機斂財、違規接受宴請和旅游安排;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禮金、利用職權為身邊工作人員謀取私利,違反政策重復享受福利分房,由他人支付應由本人支付的費用;生活奢靡,聚眾賭博,道德敗壞;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款據為己有;索取、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李偉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生活紀律,并涉嫌貪污、受賄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極其惡劣、情節極其嚴重,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自治區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自治區黨委批準,決定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由自治區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職業生涯起步之時就動機不純、觀念不正,之后又不加強思想改造,可以說,我心中沒有黨、沒有民、沒有戒,最終走到了黨和人民的對立面,給黨的事業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李偉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