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福島,何時“復生”?
        核污染風波迭起

        出門時,當地人幾乎都會帶著一支便攜式核輻射測量儀,以便在環境輻射量超標的情況下及時離開。

        “我們堅決反對將污水排入大海,這可能對日本漁業的未來產生災難性影響。”2020年10月8日,日本漁業協同組合聯合會會長岸宏說,一旦政府允許排污入海,其它國家將進一步限制日本的水產品進口。

        (本文首發于2020年10月29日《南方周末》)

        當地時間2020年10月16日,日本福島大隈,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污水儲水罐。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核污水該如何處理,一直令日本十分頭痛。 (人民視覺/圖)

        離日本政府的“復興·創生計劃”不足半年時光,福島災區的交通和居所恢復建設已接近尾聲。但日本復興廳的數字統計顯示,仍有大約4.7萬人在外過著避難生活。

        “這些年,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一直鼓吹‘核能很安全’,誰會想到發生了可怕的災難。”自3·11大地震以來,青木考(Kao Aoki)老人一直在相鄰的福島縣伊達市避難。

        2019年秋天,復興廳在雙葉町舉行的一項問卷調查顯示,63.8%的居民表示“決定不再回去原住址”。最近,一則核泄漏處理水將排入大海的消息,更是讓當地居民感到不安。

        回不去的故鄉

        青木考的故鄉雙葉町,正是福島第一核電站所在地。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東北部發生里氏9.0級大地震并引發海嘯,導致兩萬多人喪生,這場大災難還帶來更深遠的災難。

        當時,大海嘯沖垮了核設施,福島第一核電站6個核反應堆有3個發生融毀現象,大量放射性物質溢出,嚴重污染了當地的空氣、土壤和水源。

        大災難第三天,青木考一家七口人在救援部隊的幫助下撤離雙葉町。近十年來,眼看著一同避難的鄰居陸續回到故鄉,青木考老人難免出現失落和思鄉之情。

        四年前,他的鄰居玲子(Reiko)一家就回到了楢葉町。2020年盂蘭盆節,青木考決定瞞著家人冒險回故鄉雙葉町為父母掃墓。

        “即使健康地活著,也頂多再能活上二三十年。”但是,為了防止核污染侵入身體,78歲的青木考還是穿上了雨衣,戴上了口罩和手套,他還用塑料袋將雙腳纏了數層。

        他在老宅后側的山丘墳地上看見,數百米外仍堆放著核污廢棄物,警示牌上寫著“輻射有害,禁止靠近”的字樣。

        如今這里人跡罕至,卻成了野生動物的天堂,不僅有野兔、野雞跑到道路上,青木考還激動地看到童年時才能看到的野豬和獼猴。

        這里仍屬于“無人區”。

        3·11大地震以來,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大致可分為三個區域,包括高輻射污染的無人區、中等輻射污染的人類活動限制區,以及較低輻射污染的人類可居住區。

        隨著日本政府核污染清除工作的進展,可居住區的面積越來越大。2019年3月,南方周末特約撰稿人在楢葉町采訪時看到,當地已出現初步復蘇的景象,但旅館、鎮公所門前以及沿街的道路都安裝有可顯示核輻射測量儀,數字大致在0.1—0.25微西弗(μSv)之間波動。

        由于核輻射劑量明顯高于核事故之前,當地人出門時幾乎都會帶著一支便攜式核輻射測量儀,以便在環境輻射量超標的情況下及時離開。

        “沒有商店、旅店,就沒有人愿意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