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文化街區該如何拆遷?
        西安三學街改造調查

        “歷史文化街區,如果哪里不好,應該是‘微改造’,修舊如舊,哪里(能)像這樣大拆大建?”

        省政府的回復批文,同意了異地遷建的方案,并指出:“在遷建保護過程中應最大限度保留原有構件、保存文物歷史信息,西安市文物局要加強對遷建保護工作的全程監管,確保文物安全。”

        但在具體的拆除過程中,李婷認為“原有構件”并沒有“最大限度保留”,令她痛心的一幕如今還保存在她手機中。“直接拿挖掘機就開挖了,一地全是碎的。我們家的地磚都是清代的磚,挖掘機就直接碾過去了。”

        (本文首發于2020年10月29日《南方周末》)

        2020年9月,原李家大院所在地,位于碑林博物館北側,已被夷為平地。 (南方周末記者 王華震/圖)

        李婷家六代人的祖屋李家大院被拆了。2020年7月31日拆的那天,李婷看到一臺挖掘機,哐啷作響,很快就將這座將近一百五十年歷史的老房子夷為平地。

        李婷和她父親當時都在現場,他們試圖上前阻止,但挖掘機沒有停。“我在現場看著心疼”,李婷向南方周末記者播放了她拍的現場視頻,老房子被拆得“只剩下大門口的兩個石墩子,里面的石雕、磚雕全都當場碎了”。

        李家大院位于西安市老城南東木頭市88、98號。當地的老住戶們管這一整片街區叫“三學街”——明清時代,這里聚集了當時西安府的各類教育文化機構,西安府學、咸寧縣學、長安縣學和文廟都坐落于此,“三學一廟”的格局由此形成。

        如今文廟成為西安碑林博物館,附近關中書院、臥龍寺和魁星閣等人文遺存錯落排列,再加上數量眾多的清代民國民居點綴其間,讓這一東至開通巷、西至南大街、南至城墻、北至東木頭市的街區成為老西安的“文脈”。2020年4月17日,陜西省人民政府同意核定三學街歷史文化街區為陜西省第二批歷史文化街區。

        李家大院建于清代光緒年間,李家先人在1920年代購置了這座宅子,被拆之前,李家的后人們一直住在這座老宅子里。2019年,李婷曾接受西安當地媒體采訪,在當時的采訪視頻中,李婷介紹了李家大院的構造與歷史。

        視頻里,李家大院有五六米高的老式門樓,門上有精美的雕花細紋,樓上的瓦和墻壁上都有雕刻紋飾。進入大門后,是一個青磚鋪地的小院,院內房屋都是花格木窗。李婷說,李家大院曾是清代某任知府的府邸和民國時期的督軍府,后來被李家先祖購買,他們在這里居住已近百年。

        “這個大院是典型的關中特色的傳統民居,四進五院的院子,深有一百來米,后花園南邊緊挨著碑林博物館的北墻,絕對非同一般。”西安市文史館館員、老西安研究中心主任朱文杰對李家大院有多年的研究,他對南方周末記者描述了這座建筑的價值。

        鑒于其文物價值,李家大院在2007年被列入了“第一批西安市保護傳統民居名錄”,登記年代為“清代”,名錄中對該民宅的描述為:“規格較高,保存完好。”2012年,該建筑被公布為“西安市第三批不可移動文物”,受2017年12月1日正式施行的《西安市不可移動文物保護條例》的保護。

        因為一項街區改造工程,李家大院需要被拆除。三學街所在的碑林區政府與李家的長輩們簽了“異地重建”的協議。但李婷在意的是拆除與重建過程的程序問題。“說是‘異地重建’,但沒有一磚一瓦地編號。”李婷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事實上,除了李家大院,位于三學街歷史文化街區內的晚清民國民居還有竇家大院、高家大院、曹家大院等。它們有的被列入不可移動文物名錄,有的只是日漸傾頹的普通老建筑,但都難逃老朽、改造或“異地重建”的命運,這背后既是地方政府對這一片區的改造雄心,也折射出西安市在保護與發展之間的矛盾處境。

        “挖掘機直接碾過去了”

        “李家大院正好位于新的西安碑林博物館的大門位置,遷是一定要遷的。”西安本地學者李連源多年來一直在觀察西安舊民居的改造與拆遷,他向南方周末記者描述了碑林博物館的改擴建工程與李家大院的關系。

        西安碑林博物館位于三學街歷史文化街區的核心位置,其收藏的四千多方石刻文物縱跨兩千余年,數量為全國各碑林之最。自宋代以來,碑林的藏碑就被放置于文廟之中,后來便就地建立了以文廟為建筑主體的博物館。由于文廟的面積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