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觀疫記 | 決戰劉家堡

        主科可以在網上,副科卻往往需要在現場。球隊不能在Zoom上打球吧。

        疫情中,美國學校以前所未有的混合方式開學:一部分學生去學校上面授課,一部分學生選擇在家。如此一來,老師現在常用雙頻教學:既要顧及班上學生,又要顧及遠程的學生。在課堂紀律上,面授學生可能調皮搗蛋,交頭接耳。遠程學生可能關閉鏡頭,呼呼大睡,或是打開遠程會議系統,但是玩起游戲。這一切都對教育界提出新的挑戰。

        我兒子選擇了在家上學。學校規定,遠程學生若反悔,或不適應,必須在第一個六周結束之后才能換回學校。到了第三周,兒子確實遇到了一些困難:班上同學他看不到,老師的講解,尤其是物理課,有一些鏡頭他看不到,搞不懂,很多地方脫節。開車帶他的時候,他問我一些問題。例如,人坐在椰子樹下,撿起石頭朝上扔,向上過程中砸到椰子,和掉落過程中砸到椰子,降落的速度如何對比?我是學文科的,搞不清,一頭霧水,什么忙也幫不上——但愿我的初中物理老師不要看到此文。

        我以家長和課程設計人員的雙重身份,給校長提了些建議,要他們增加攝像頭,讓遠程的學生也可以參與課堂,開展遠程互動。校長隨后做了兩個決定,一是添加了一些攝像頭,讓課堂上的情況,遠程學生也可以看到。另外,如果學生實在不適應遠程上課,想回學校,學校不再有上完六個星期才能更改學習方式的限制,可以在下一個周一回去。

        誰知道這時候,學校就出現了首例新冠病毒學生患者,該學生回家隔離。受美國《家庭教育和隱私法》(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簡稱FERPA)的保護,學生的姓名學校不得透露。FERPA影響力很大,遠程會議系統都關閉了學生出勤名單的功能,因為名單一公布,就把哪個學生因病沒到班上來上課的情況給暴露了—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