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規劃完全不能實現了”
        全國重點文保單位曾國藩墓為何無人修復?

        曾國藩墓位于城市西南郊,原本遠離日常生活起居之處,符合傳統文化的“陰宅”觀念。隨城市建設擴張,它所在的青山綠水被劃入開發圖紙。文化廣場、住宅別墅、電影小鎮、精品酒店、兒童主題樂園拔地而起。墓園的碑刻、神道、石像生日益損毀,原址被侵吞蠶食,復原希望日益渺茫。

        曾樾在六十九歲生日這天接受采訪,晚飯都沒顧上吃。

        采訪的主題是曾國藩墓,曾樾表現得非常鄭重。他是這位晚清名臣的六世孫,面相和身材酷似畫像里的先祖;但他在北京長大,普通話略帶京腔。五十六歲之前,曾樾從沒回過祖籍湖南。

        2006年,曾樾第一次來到湖南雙峰的曾國藩故居。他為講解員的介紹而震撼,因為“自己的先祖竟然是這樣一個人,非常了不起”。他接著去長沙祭掃曾國藩墓,發現那里并未得到應有的保護。這種狀況始終困擾著曾國藩墓,即便它日后成為了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曾樾發愿要為“老曾家”做點事情,此后十三年里頻繁往返于北京和湖南,累計花掉幾百萬元。提到這些,他反復說到的詞匯是“痛”。

        曾國藩墓位于城市西南郊,原本遠離日常生活起居之處,符合傳統文化的“陰宅”觀念。隨城市建設擴張,它所在的青山綠水被劃入開發圖紙。文化廣場、住宅別墅、電影小鎮、精品酒店、兒童主題樂園拔地而起。墓園的碑刻、神道、石像生日益損毀,原址被侵吞蠶食,復原希望日益渺茫。

        2019年8月21日靠在曾國藩墓神道旁的石翁仲。 (南方周末記者劉悠翔/攝)

        2019年8月21日堆在曾國藩墓牌坊原址的石構件。這些石構件已經堆在這里十五年,并且出現斷裂損壞。 (南方周末記者劉悠翔/攝)

        古稀之年,曾樾不想再過問了。不過,曾國藩墓還是長久牽涉著更多人的人生。

        六十三歲的湖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柳肅做了一輩子古建筑修復。過去十五年,他始終對曾國藩墓園念念不忘,向一屆又一屆研究生講起這個至今未能完成的項目。

        2004年,柳肅團隊完成了曾國藩墓園的修復規劃,施工在即。石牌坊的原件和修補的復制件已經運到現場,項目卻在接近年底時停滯。

        2019年8月,柳肅與南方周末記者重訪故地。盡管時隔十五年,車開到伏龍山下,柳肅仍然準確地指認出墓園的種種遺跡。一切面目全非,御碑亭遺址被上百平方米的水泥平臺覆蓋,堆著砂石和銹蝕的鋼絲;墓廬屋遺址上茅草高過胸口,低矮的飛蓬、狗尾草和苧麻從斷裂的神道碑空隙伸出,苔蘚布滿漢白玉質地的碑面,在夏末的烈日中干枯發黑;南北延伸約兩公里的神道長出一片樹林,身著短袖上衣的柳肅穿行時,手臂不時被懸鉤子的倒刺劃傷。

        2017年建成的二層簡易工棚、雜物間、公共廁所、寺廟,以及尚未完工的巨型廣場,一體橫在墓前。柳肅只有感嘆:“我的規劃完全不能實現了。”

        2019年8月20日航拍曾國藩墓及周邊區域。 (馮凌/攝)

        曾國藩墓曾經有人看護。第四代守墓人周新民與墓園朝夕相伴近六十年,直到2012年由于心臟病去世。兩年后,他的妻兒因拆遷搬離了世代生活的墓園,政府亦終止了周家人的守墓義務。周新民從祖輩和曾氏后人那里聽來了一肚子歷史掌故,再見證曾國藩墓的破壞、修復直到停滯。這些記憶漸漸地遠離了他的兒子周玄。

        一同拆遷的還有其他幾戶村民,目睹過墓園歷史原貌的老人都年至耄耋,或已然離世。墓園的恢弘氣勢和田園風光,成為漸漸消失的傳說。

        2019年8月21日的曾國藩墓冢,原本白色的墓冢通體發黑,墓前也留有不知名的油污。 (南方周末記者劉悠翔/攝)

        不是“三立完人”,也不是“全國罪人”

        “從我們這一輩開始,讀書讀得都不好了。”在北京擔任小學校長多年的曾樾記得,姑姑講過,盡管第五代往下沒什么顯赫人物,但曾家也沒有一個壞人,“這就是曾家的驕傲”。

        曾樾掰著手指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自己屬于曾紀鴻、曾廣鐘這一支,同輩健在的男丁只有三位。這支再往下的第七和第八代,分別是他的兒孫,一脈單傳。他1950年出生,父親不曾談起先祖曾國藩的身世。

        1966年,曾樾私自去上海探望祖父輩的曾寶菡。老人家前門糊滿大字報,內容不外乎“打倒地主階級的孝子賢孫”。他這才知道曾寶菡是曾國藩的曾孫女,自己則是“曾六世”。

        靜謐的曾國藩墓園自然未能幸免。

        1874年,曾國藩與夫人合葬于長沙城西南的伏龍山。他生前歷任兩江總督、直隸總督,入閣拜相,詔加太子太保,賜封一等毅勇侯,是清代“文人封侯”第一人。身后,曾國藩枕山面水,長眠于氣勢恢宏的墓園。墓冢東闕筑有神道,神道沿山勢由北向南延伸,兩側以石人、石獅、石馬、石虎、石羊為守護,不遠處矗立著牌坊、墓廬屋、御碑亭相呼應。

        曾家人委托當地村民周培湖守墓,置辦良田,供守墓人耕種自用。此后七十余年歷史大開大闔,這城郊一隅卻如世外桃源,安享田園風光,直到周家世代居住的墓廬屋分給幾戶村民同住。村民們把各自分到的房間拆掉,再用拆下的磚塊去別處蓋新房。

        墓園中,墓碑墓冢遭到打砸;御碑亭和牌坊被拆卸成石料,建橋修路;神道兩側的石人石馬被砸斷,又被投進糞坑。墓田亦全部充公,村民們在神道上堆肥種菜,用墓闕的石柱拴牛。

        曾國藩離世十余年后,他的湘軍搭檔左宗棠去世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午夜片神马福利在线观看,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色三级床上片电影完整版